纽约股市三大股指16日暴跌超11%
来源:纽约股市三大股指16日暴跌超11%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4:19:05


3月16日,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,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,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。想家却不能说的她,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,信中写道:

澎湃新闻:纽约现在的疫情严重程度如何?

2月19日上午,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,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。

澎湃新闻:在美国媒体有以一些争论,就是美国是否应该采取非常严厉的完全封锁的措施,另一些人争论管控封锁措施对经济的影响 。美国到底将要采取怎样的防疫政策路线。似乎到现在还摇摆不定?

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,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。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。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,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。

我认为,任何时候去做这个事情都不会太晚,做总比不做好,如果不做听之任之,不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的话,封城的效果就会大受影响。在纽约,相关的技术和可以招募的志愿者都是不缺的,我第三个建议就更多说了这一点。

我不能肯定这些事情纽约政府没有做,但是至少从州长的新闻发布会上,我没有看到他提到过这一点。我跟纽约卫生局的人私下交流的反馈也是说其实这些事是没有做的,所以我觉得这是亟需改进的。

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

澎湃新闻: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一篇报道指出:因为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,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,您怎么看?

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护目镜后,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,“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,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,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。”慕荣琪说,因为防护物资紧缺,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,“很难受,除了身体上的,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。”